抄袭者「墨客」

大框架上,墨客抄袭了 Tweetie(Tweetie 是官方 Twitter 客户端前身。Tweetbot 用的是跟 Tweetie 一样的框架,但是 Tweetie 在先。);小细节上,墨客有抄袭 Twitterrific(Tweetbot 在候选用户列表上用的是跟 Twitterrific 一样的设计,但是 Twitterrific 在先)。

Username completion list

但是墨客主要的抄袭对象是 Tweetbot,见多识广的朋友一眼就识穿了。那么多人一眼就发现墨客抄袭 Tweetbot 主要是因为墨客抄袭了 Tweetbot 的如下两个设计:

  1. 标签栏(Tab Bar)

    Tab Bar
  2. 导航条(Navigation Bar)中间的长方形按钮

    Navigation Bar

标签栏的设计是 Tweetbot 首创、特有,是很精妙的设计。相对来说,导航条中间的按钮其实不那么特殊,很多其他 app 都有类似设计,但墨客选用的是 Tweetbot 所采用的样式。

Similar nav bar

请注意,导航条左右的两个按钮我认为不算抄袭。与 Tweetie 一样的大框架决定了左边按钮的功能,功能决定了形态—用户形象的图标,而人头像是最常用的用户形象;右边按钮就更普通不过了,几乎所有 app 的“撰写”按钮都长这样,跟 Apple 的 Mail app 一样。

Compose icons

标签栏和导航条同时出现在最主要的一个界面—所有动态(Timeline)—上,所以很自然的在第一时间吸引了犀利的目光。

但是,墨客真的像批判者所说的“完全抄袭”、“100%山寨”了 Tweetbot 吗?

这是主界面“所有动态”主体部分的比较:

Timeline Table View Comparison

这是其他几个主要界面的比较:

  1. 正文

    Detail View Comparison
  2. 用户资料

    Profile View Comparison
  3. 私信

    Message View Comparison

其他部分,墨客也还有抄袭其他 app,有抄袭 Tweetbot 的,有抄袭 Tweetbot 和其他 app 一样的地方的,有墨客自己的。

其实,我早就老实交代过,“我确实从 Tweetbot 偷师了,大概 1/3 吧;还有 1/3 应该是所有优秀 Twitter、微博客户端共有的;剩下的 1/3 是纯「墨客」。到时大家亲自体验吧。”。

事实证明,批判者大多没有耐心“亲自体验”。有预设立场后,眼睛似乎就只看得见想看见的东西了。

我本可以在“抄袭”时更“高明”些,但被一个天真的想法所累:“这个设计真不错,而且很适用,我没能想出更好的,就直接借用吧。既然用了人家的东西,就应该让大家都清楚的知道这个东西的来源,不该偷偷掩饰吧?”

现在看来,这真是个脑残的想法…

我已经向 Tweetbot 的作者致歉,并且承诺尽快的将抄袭部分改成尽可能不一样,已经在进行中。对于其他被冒犯者,我也在此致歉。

"You will be judged or you will be ignored. Those are pretty much the only two choices.
你要么被评断,要么被忽略。

Being judged is uncomfortable. Snap judgments, prejudices, misinformation... all of these, combined with not enough time (how could there be) to truly know you, means that you will inevitably be misjudged, underestimated (or overestimated) and unfairly rejected.
被评断不那么好受。出人意料的指责、先入为主的偏见、不那么准确的信息…再加上,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人们对你的了解不够,意味着你必然会受到错误的评断、被低估或者高估、遭到不公的对待。

The alternative, of course, is much safer. To be ignored.
相对来说,被忽略当然要安全的多。

Up to you.
看你要什么了。"

—— Seth Godin

希望大家在以“正义之名”行事时,多给一点点耐心和时间。